海南省文昌市文城鎮泰山村老人符福山的名字與他的命運遭際完全不相符:40多年前,當他還是一名教師的時候,被三女生揭發姦污,遭到除名並染上污名。40年來,符福山輾轉政府各部門,為此案信訪數百次卻一直無果。直到三個當年揭發他的女士相繼出面澄清,還是無法洗脫“姦污”的污名。
  在國家首個憲法日,羊城晚報記者遠赴海南,採訪了現已81歲的符福山以及當年指控符福山“姦污”自己的三位當事人。
  據符福山稱,在“文革”期間,因為卷入派系鬥爭,有人以推薦上高中為誘餌,鼓動三位女生檢舉他在校任文娛教師期間,先後姦污了她們。後來他遭遇暴力審訊,為了避免連累家人,只好承認與她們通姦。
  從1974年起,符福山開始了漫長的申訴之路。1977年,文昌縣教育局通知他到縣組織部領取復職介紹信,但前提是要承認姦污一名女生。於是符福山以書面形式承認當時與一位13歲的女生髮生了性關係,並保證“過去承認,現在承認,將來承認,入土後也承認”。這一書面承認成為符福山“翻案”的障礙之一。
  符福山40年的不懈努力,終於喚醒3名女士的良心,她們相繼承認,當年的檢舉是受到蠱惑,希望官方還原事實,為老師平反。文昌市政法委卻表示,當年調查程序不規範,結論有失實之處。但現在3名“受害女生”的新證詞,不足以推翻原案……
  在“文革”期間,男女之間發生不正當關係被統稱為“生活作風問題”。這種問題是一個嚴重問題,它足以讓人名譽掃地抬不起頭。符福山被指姦污未成年女生,這更是天大的“生活作風問題”。當時如果證據確鑿,相信他所得到的懲罰絕不僅僅是開除教師職業。
  符福山一口氣“搞”了三個女生,可想而知,這事將給他個人和家庭帶來怎樣的惡果。實際上,符福山全家的厄運正是從那時開始。
  從這一案例可以看出,那些老上訪戶除了個別生性偏執胡攪蠻纏之外,可能也有某些是有冤情的。某些上訪人士,因為清楚自己沒做過什麼卻受到冤屈,才會鍥而不捨地要討回公道。
  但在一些接訪者的眼裡,只看到上訪者給自己帶來的麻煩,卻很少設身處地地想想,如果自己受到大冤大屈將會作何感受,會不會也一樣執著地為自己洗冤?
  在那個“史無前例”的年代,法律受到無情的踐踏,各種冤假錯案如野草般滋生,給後來的調查和平反留下大量的工作。我們理解在時過境遷之後調查取證的難度——哪怕發生在當下的性侵糾紛,也往往是各說各話,難於遽然明斷究竟有沒有性侵、是自願還是強迫。
  然而,對這樣影響一家人半輩子命運的案件,再大的困難也要落力調查,從而為法律拂去蒙塵,恢復法律的尊嚴,重現公正的光輝。
  現在,三個當事女性已出面澄清符福山是受冤的,案件的真相已露出冰山一角,海南的相關部門應該沒有理由再讓這一“姦污謎案”繼續成謎了。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40年“姦污謎案”不應再成謎)
創作者介紹

喜帖

en15endi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